《家人》杂志的博客
国内第一本家庭婚恋时政杂志
http://jiare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《家人》:放不下的性骚扰

2014-09-09 17:21:18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《家人》 | 浏览 51298 次 | 评论 0 条

  在职场,女性被骚扰已不算新鲜,但若被骚扰对象换成男性,问题棘手程度却会放大数倍,一旦处理不好被反咬一口,百口莫辩。


文/竹叶心


职场潜规则,从不分男女

  林浩阳从法国一所艺术学院毕业后,在深圳一家颇有前途的合资服装公司当设计师。他的顶头上司杨子彤也是个海归,从澳洲镀了两年金回来就一直在这家公司干了八年,而今是营销总监。

  像杨总监这样在公司举足轻重的女子,几乎不会亲自带新人,可她偏偏对林浩阳十分上心,不但细心指导其日常工作,还隔三差五地带他去见客户、谈生意,增长见识。连对这位年轻小伙子的私生活也关怀备至,得

  知对方刚与女友分手,她抛给他一个玩味的媚笑。

  林浩阳是个机灵的小伙儿,却不会把事往坏的方面想,女上司对自己好,说明对方爱惜人才嘛。他被动地接受女上司的关照,从无名的设计师晋升为小组长后也开始“知恩图报”,整天杨姐前、杨姐后地叫着,时不时端杯水或送些零食给对方,哄得上司颇为满意和开心。

  但同事看他的眼神渐渐带上嘲讽、戏谑的意味。午餐时间,林浩阳想跟他们一起出去吃饭,却被拒绝:“你不跟杨总监一起去吃么?”他听得出话里那种“彬彬有礼”的疏远。后来发生的一件事,让林浩阳认清上司关照的本质。一天晚上,他洗完澡准备休息时,突然接到杨子彤的电话,说她在酒吧出了点状况,需要人救急。林浩阳匆忙赶去,却发现对方安然无恙,只因独自喝酒太闷,叫他去作陪。

  杨子彤有些醉了,手臂环上林浩阳的脖子,端了酒杯就往他嘴里送。林浩阳觉得不妥,接过酒杯劝说:“杨姐,您喝醉了,我送您回去。”“还知道叫我杨姐就好。来,为了我们姐弟的情谊,干杯!”说完就托起林浩阳的下巴,将酒灌了他一嘴。

  那晚,林浩阳将喝得烂醉的杨子彤送回家后,却被对方紧紧抓住双手不准离开。他只好等她睡着之后才悄然离去。回家路上,他脑子里反复播放着杨子彤说的那些“醉话”:“只要你死心塌地地跟着我,我一定尽力在事业上帮你。”

  那晚之后,林浩阳果然得到了更好的关照,还时常被叫去她的办公室。也没什么特别的事,就是纯聊天,杨子彤会回顾自己以往的情感,说到动情处就捧起林浩阳的脸,或直接倒进他怀里。

  两个人这点事,渐渐成了公司里公开的秘密。


钱,权,脸面,都是舍不下的东西

  林浩阳进退两难。他交了新女友,但女上司明目张胆地示好,他不能不考虑对方的颜面和结果:如果直言不讳地拒绝,他在公司会失去立足之地;他刚刚才被提升为设计部主任,高薪厚职对他来说,并非完全没有吸引力。

  杨子彤仿佛早已洞穿林浩阳的心思,料准他难以拒绝,便开始频繁约他出去Happy,酒吧、宵夜、KTV,经常玩到凌晨一两点。女友不知从哪里听到一些风声,二人因此频频吵架。林浩阳痛苦不堪,又无可奈何。

  元旦这天晚上,杨子彤又喝了不少,又借着酒劲向林浩阳说起自己的过去:她年轻时很漂亮,许多男孩子追,但因家庭条件差,为能出国留学,她委屈自己给一个老男人当了两年情妇。后来,对爱情和婚姻失去信心,她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事业上。这些年存下一些钱,表面上什么也不缺,内心却异常寂寞,很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作陪。说着,杨子彤的泪水便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涌了出来。林浩阳有点于心不忍,送她回家时自然跟她进了门,倒了杯水递到她手里,以示安慰。谁料,杨子彤顺势将脸贴上去吻住了林浩阳,手臂像攀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缠着,让人无法躲避。

  一场心不甘情不愿的艳遇之后,林浩阳的罪恶感变得无以复加。一夜未归的他遭到女友质问,他不想欺骗对方,老老实实坦白了此事,又吐露自己的左右为难,却没想换来分手的结局。女友把一腔怒气都变成嘲讽模式:“你不想放弃到手的权,又贪图那点工资,还不想得罪人……你因为她都当了小白脸,就不能为我拒绝她哪怕一次?”

  是,自己是舍不得钱和前途,林浩阳痛苦地想。他真想冲动辞职,和杨子彤做个彻底了断,但春节就快到了,这时离职,丰厚的年终奖没了不说,年也会过得不清净。


忍辱负重,直到找对方法

  过年回家碰到同样在合资企业上班的堂哥,兄弟俩共同话题特别多,天南地北地聊着聊着,林浩阳就把自己的烦恼倾诉给了对方。堂哥听完,倒没有吃惊,反而肯定了他的忍辱负重:“我有个老同学也遇到过这种事,他越级告了女上司的状,结果反倒被指责轻薄女同事,以行为不检点被开除了。女上司坚持被骚扰的是自己,老总为了公司名声和业绩,选择留下了精明能干的女上司。

  你这事儿,千万不要冲动处理,一定要想个周全的办法才是。”

  回深圳的列车上,林浩阳一筹莫展。看着对面卧铺上一对亲密的情侣,想起与自己分手的女友,倍感失落。那对情侣嘻嘻哈哈地捧着MP4看爱情片,男孩指间夹着一根烟,慵懒地吐着烟圈,听到剧情里扣动心弦的表白,不由自主地把嘴凑到女孩面前就要吻,却被一把推开:“没有刷牙,一嘴烟味,臭死了!”

  听到这句话,林浩阳顿时展眼舒眉。


桥归桥路归路才是最好的结局

  林浩阳回到公司之后,没有再继续逃避杨子彤。相反,他主动和她打招呼,面对异常热情的杨子彤他也不闪躲,反而表现得亲切而平静,还自告奋勇陪她去见客户。林浩阳被动变主动,杨子彤却觉得少了那种刺激感。随后的日子,林浩阳几乎变了个人似的,一点也不隐藏自己的缺点:心安理得地在她车里吸烟,任凭她怎么咳嗽都不理会;一起吃饭时,掉在餐桌上的菜会毫不犹豫捡起来吃掉,吃相全无;会大谈特谈自己儿时的糗事,把自己的不良嗜好作为谈资,并大言不惭要求杨子彤:“如果我们都想和对方在一起,就该多了解、不隐瞒。”

  杨子彤这样一个精明的女强人,怎会不明白林浩阳玩的幼稚把戏,她在心里暗自跟他较劲,不动声色地配合着他,始终没有放弃他的意思,想要看他还能玩到什么程度。月底她又约林浩阳去广州出差,半路时接到客户取消见面的电话,可她似乎早有安排,执意要过去,“酒店都订好了,空着实在浪费,我们可以借工作之机,看看风景,玩玩刺激,这样说不定也能得到些创作灵感呢!”

  看着她笑得玩味而暧昧,林浩阳心照不宣。他们在下榻的酒店里享受了烛光晚餐,杨子彤要了瓶1992年的Margaux,林浩阳却没直接点餐,他神秘地笑了笑:“今天我们吃点有特色的,我已经叫大厨安排了。”三道菜陆续上来,通俗叫法是:清蒸河蟹、月老红线、松子肉芽。后两种菜杨子彤闻所未闻,饶有兴趣,尤其那道松子肉芽,棕色和米白色搭配,非常漂亮。

  她夹了一粒慢慢咀嚼,赞不绝口,“这菜果然与众不同。哎,你怎么不吃?”林浩阳慢悠悠喝下半杯红酒,一脸得瑟:“我就知道你喜欢,这是法国人最喜欢的一道菜,主料是肉蛆……”杨子彤傻住了,还没来得及反胃,又听林浩阳说道:“其实我家乡早就流行这道菜了,营养价值很高。”

  杨子彤去了趟洗手间,再回来后,林浩阳看到她的眼神里不再有暧昧、热情,取而代之的是工作时才有的惯常的冷漠。她甚至打电话给前台,给他另开了一间房。在这场暗斗中,她认输并选择了适时而退,因为她突然明白,林浩阳不仅是不爱她,对她其实还有厌恶,她不能不给自己留脸面,与一个将自己侮辱至此的人撕破脸——那是打自己的耳光。

  她顺水推舟,假装被骗,让一切回归原有的位置。这似乎是最好的结局。

  那次出差之后,林浩阳再没被杨子彤“特殊照顾”,两个人像没事人一样,做回了最正常的同事关系——尽管杨子彤有时忍不住要给林浩阳脸色,但她总算没在工作中给他使绊子。


——《家人》2014年第2期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《家人》:浪子回头不稀罕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《家人》:黑一黑前任更成熟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《家人》杂志

定位:国内第一本家庭婚恋时政杂志。 宗旨:思想性、新闻性、人文性、引领性。 理念:有用、有趣、有品。 特色:从时政角度关注报道家庭婚恋。 出版日期:每月1日 定价:5元/期,60元/年 投稿邮箱:08jiaren@163.com QQ:121588306 电话:023-88739257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青枫北路30号凤凰座C 6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