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家人》杂志的博客
国内第一本家庭婚恋时政杂志
http://jiare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《家人》:胡可:好事业不如好老公

2014-04-01 11:00:1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34223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响应老婆号召,做个好老公。


文/本刊记者 叶兆红


 一身黑色西服,满脸络腮胡,衬得沙溢性感又成熟。可谁又知道在多年前,他只是一个话不多、满脸稚嫩、纯洁得像张白纸的小男生呢。

 岁月改变一个人的容貌,也磨砺一个人的性情。沙溢的改变来自一个叫胡可的女人。“遇见她之前,我在北京也有房子,但总是给我一种漂泊的感觉,似乎自己只是暂住在北京,我的父母在东北,家当然在东北,我的事业很漂泊,今天上横店,明天去车墩,拎一箱子、一凳子就走了,有她之后,我才真正感觉到有家了,有了牵挂。”

 那么,如白天鹅般骄傲聪明的胡可,又是怎么挑中沙溢的呢?

幼稚得像一张白纸

 胡可与沙溢正式相识于胡可主持的一档谈话类节目《胡可星感觉》。那时,沙溢凭借《武林外传》中白展堂一角一炮而红,被邀访谈。

 当天,胡可一身红裙,边往台上走,边拉着衣服说:“怎么像新娘子啊!”或许是为了印证这句话,节目后,两人就一起出演电视剧《闯荡》,让他们的命运有了交集。

 剧中,两人是男女主角,爱得纠结,剧外,两人也情愫暗生,“年轻演员比较多,收工后,大家混在一块玩,唱歌,吃饭,看魔术。组里,北京演员就我和他,自然就更亲切了。”胡可说,当时两人有点暧昧,却没有表白,而关系的质变是在剧组杀青回到北京后。

 回到北京,见他没主动打电话,她就主动打过去,结果他说:“好几个月没回家,冰箱都臭了,正收拾冰箱呢。”她很兴奋:“要不要我去帮你收拾啊?”他很礼貌地说:“谢谢你啊,不用了。”胡可的心立即凉凉的,有些生气地想:这人什么意思啊,是不是我自作多情了?

 正在胡可想放弃的时候,他打来电话,约她吃饭,她想: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那就去呗。两人约在胡可家附近的一个面馆,当天,她还故意迟到了30分钟。这可急坏了沙溢,他左等右等都不见她人影,突然转头往下一看,只见一个人,戴着一副超大墨镜,背一包,慢悠悠地在大街上走着,“一看,就是故意让我多等一会儿。”

 见她上来,他赔笑道:“想吃什么啊?”“你看着办吧。”沙溢耐着性子问:“那你喜欢吃什么啊?”“随便。”沙溢知道,她生气了,于是解释道:“我不是不给你打电话,是我想理清楚是我本人喜欢你呢,还是我演的角色喜欢你,你知道,演员都很感性的。”停顿半秒,他又说:“要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。”胡可立马笑了:“那好吧。”然后吃得比谁都多。

 其实,两人在多年之前就有交际,或许那会人是对的,只是时机不对吧。那年,他上过她主持的《欢乐总动员》,可她对他没一丁点印象,后来他问起,她还取笑他:“你肯定幼稚得像一张白纸吧。”“那你是不是都不记得像我们这样的年轻演员?”胡可大笑道:“也不,有一个我就记得,他在台上翻跟头,把裤子都弄裂开了,不会就是你吧。”他白她一眼。

爱情战胜了不可预知的未来

 胡可比沙溢大三岁,她很介意此事,总觉得他的未知性比自己大。“才开始谈的时候,他就一大男孩,很情绪化,好的时候好得不得了,不好的时候就疯了。再加上他又是演员,总觉得这样的结合,他的未知性比我的要大。”

 为此,胡可决定分手。他很沮丧:“其实每一个男人对你来讲,他的未来都是不确定的,即便你现在找一个40岁的,他的未来也是不确定的,你怎么那么小孩子气呢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她似乎觉得有理,于是两人又和好如初。

 可女人总是感性的、反复的,过不了几天,胡可又会为此事着急,而沙溢呢,却特别想结婚,“我想跟她结婚,她不同意,我就说,都多大岁数了,不能老谈着,咱耗不起啊。”于是这回,沙溢闹起了分手的戏码。

  一天,她在北京郊区拍戏,快收工时,给他发了一个短信:哎,我还有半小时收工,你在哪儿呢?他回:想找你谈谈。她再回:谈什么啊?隔了好一会,他才回道:我们还是分开吧。

 胡可当时就傻了,立即给他打电话:“不行,我要见你。”他只说要分手,然后就把电话挂了,随后关机。她心慌意乱地坐在车上,一路往宾馆赶。快到宾馆时,他打来电话,同意见面。

 两人长谈了一晚上,他觉得自己是热脸贴冷屁股,“我不是不喜欢你了,是觉得爱得太累了,虽然爱情不需要回馈,但是需要呼应。你决定吧,要么我走,要么我们结婚。”沙溢说这是他的激将法,也是他背水一战的狠招,“如果她爱我,她会答应的。”

 把东西收完后,他大步朝门口走去,却在拧门把手的时候动作迟缓了,“我在等她喊我回去呢。”就在他迈出去的那一瞬间,耳畔传来一声:“你回来!”他立马冲回去,抱着她泪流满面。最终,她的情感战胜了不可预知的未来。

 后来,两人结婚后,她问他:“那我不喊那一声,你怎么办?”“我都想好了,我落下东西了,还得回来拿,你不知道吗,我当时可是故意留了两样东西没收拾呢。”沙溢得意道。

穿婚纱的新郎

 2011年2月20日,胡可沙溢大婚。那天,音乐一响起,就见沙溢一身白色婚纱,在舞台中央翩然起舞,他的模样引得宾客连声尖叫,而这一幕却是胡可最得意的构思。

 大婚前,胡可曾在网上看到一段视频,“是国外的一个婚礼,宾客都是穿着舞衣,跳着芭蕾进教堂的,我感觉很轻松,希望自己的婚礼也能别出心裁。”正巧,一天,两人蜷缩在沙发上看婚纱秀。他说:“我要是穿上这个婚纱来跳一段舞,你觉得怎么样?”胡可立即拍手叫好,“就这么决定了。”他窘道:“不行不行,我开玩笑的。”“不行,就这么决定了,我去给你买婚纱。”于是,她按着他的尺码,花了500元买了一件婚纱。

 为了婚礼当天能表演完美,沙溢还特意找到军艺的老师帮他编排舞蹈。可他还是在临上台时胆怯了。

 他一换好衣服就紧张地全身颤抖,“老婆,要不我们不跳了?”胡可拍拍他的肩,说:“行啊,那我们就不结婚了。”老婆一激,沙溢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,大步朝舞台走去。看着舞台中央那个为自己起舞的优雅男人,胡可喜极而泣。

 这场婚礼,因为沙溢的出位表演而成为佳话。

怀孕的女人惹不起

 “我是一个很粗心的人,一开始,我以为是胃不舒服,他说,你不是那个什么了吧,要不去检查一下,结果还真怀上了,他知道后兴奋极了,对他来说,孩子的到来,他的幸福比我的大。”一谈起家庭,胡可似乎就是一个发光体,脸和眼都是亮的。

 女人本来就敏感,而怀孕的女人就更敏感了,这就苦了沙溢了。

一天,两人出去溜达,她说:“从地库走吧,没那么冷。”他说:“从外面院子走吧,今天有阳光呢。”为这事,两人争执起来,他说:“你为什么要从地库走呢,老鼠才从地下走呢?”她一听,哇哇大哭,他愣了,“你为什么要哭?”“谁让你说我是老鼠。”他委屈:“地库里有很多尾气,对孕妇不好,外面空气好,还有阳光呢。”可她就是不依不饶地哇哇大哭,他无法,只好赔礼道歉,她才破涕为笑。

 “每天都谨小慎微,不知道哪句话就触碰到她伤感的神经了。可这事就那么怪,孩子一出生,她就变了个人。”沙溢摸摸头,有些不解地说。

 孩子出生时,沙溢正在赶拍电影《王的盛宴》,所以,他只在医院待了3天就回剧组了。回去那天早上,胡可硬是从床上挪了下来,给了他一个拥抱,“当时我就受不了了,我说,别别,你躺着,我抱你,她说,不,你让我下来,然后她就下来了,抱着我说回到剧组,好好拍戏,不用惦记我和儿子。”其实,那时胡可因为是剖腹产,是下不了床的。

 胡可的行为,让他既感动又内疚,他一个人拎着一个空饭盒,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才走回家,“几乎是泪奔啊。”沙溢说,正是她的理解和支持,让他扮演的萧何与以往的角色比,才有了脱胎换骨的成长。


儿子安吉

 如今,胡可的儿子安吉快两岁了,他活泼好动,一见他,胡可就会说:“魔鬼来了。”

 “生孩子时,我在跟麻醉师聊天,然后一会就听到孩子哇哇的哭声,我就问,孩子出来了吗,医生说是啊,是个男孩,看到他时,我就在想,这个东西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吗,当时有点不可置信的感觉,后来每天抱着他,跟他讲话,跟他玩,慢慢地一点点长大,才适应了他的存在,才觉得这个小东西跟你是完全无法分割的一个人,这就是血缘吧。”胡可说她的变化没沙溢大。

 刚开始那一年,他常常忘记自己是一个孩子的父亲,“经常一回家,打开门,看见婴儿车,突然一拍脑门,哎呀,我是一个父亲啊。”

 沙溢觉得跟他在外拍戏有关,“没跟他长时间接触,把自己有儿子的事就忘了。”

 但现在,他跟儿子可亲了。只要在家,他就只做一件事,那就是陪儿子玩。他抱着他跳霹雳舞,还会让他在他肚子上骑马,或在垫子上玩球等,在众多的游戏中,安吉最喜欢变魔术。一次,沙溢拿来一个纸叠的白鸽,变着变着,就把白鸽放脖子里了,然后两手一摊,说:“没了。”安吉瞪大眼睛惊讶极了,他围着沙溢转了一圈,看见白鸽在他脖子里,兴奋极了,拿过白鸽,也学着沙溢的样子变魔术。“他一见我,就可喜欢了,有时候,他吃饭,阿姨喂他,阿姨挡住了他看我的视线,他就会躲开,偷看我,还朝我扮鬼脸呢。”说起儿子,沙溢一脸兴奋。

爱情,就是让相爱的人互相成熟的过程

 胡可说,爱情就是让两个相爱的人互相成熟的过程。

 别看沙溢是演员,可他一点不浪漫。两人恋爱不久,就遇到胡可生日,但他却没一丁点动静。她急了,问他:“我快过生日了,你记得吗?”他说:“我知道啊,那你想要什么啊?”她当时这火啊一下子就蹿到脑门了,吼道:“什么叫我想要什么啊,你以为我只是要那东西吗,你送的礼物是你的心意,你一定要自己去想!”

 一见她说得脸红脖子粗的,沙溢特别惶恐,赶紧说:“我知道了,立马准备。”

 两天后,她回到北京,他说:“咱俩能去趟商场吗,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买。”见他低眉顺眼的模样,胡可哈哈大笑:“突然间觉得这个男人特别可爱,你会觉得他不是那种会给你安排烛光晚餐,会送花,给你很多惊喜的男人,但他特别实在,适合做老公。”于是,两人一块去挑了一串项链。

 现在,沙溢有了浪漫细胞,而她却不解风情。今年情人节,他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书,突然说:“你替我去白色的柜子上拿个棉棒。”她很不耐烦,“你就不能自己去拿吗?”

 见她很郁闷地把东西递给他,他摇头叹息道:“你难道没有在旁边看到一个盒子吗?”“干嘛,神秘兮兮的。”“再去看看?”

 一大盒心型巧克力。她立即捂着嘴,生怕自己的尖叫会把儿子招来了。

 而她在他身上学得最多的就是表达。“说我爱你,我想你,感觉像演戏时的台词,所以,我的爱都藏在心里,比如每次去逛街时,我都会想,哎,这个衣服,我老公穿上是不是合适,这个东西,他会不会觉得很好呢?可他希望听到我嘴上说出来。后来,我就会问你爱我吗?他说,爱,又问,那你觉得谁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?他说,你。虽然我问的时候身上会起鸡皮疙瘩,但还是赞同他的观点,你心里有,别人不一定知道,但说出来就一定知道。”

 对于这段感情,很多人不解,因为胡可在认识沙溢时,已是国内一线女星,而他却刚刚崭露头角,骄傲、美丽的白天鹅怎么就选上沙溢了呢?“他幽默、风趣,总会给我一种明天很美好的感觉。”其实,无论爱情,还是生活,都无关名利,而是内心舒坦,外加一个积极向上的心态。所以,在浮华的娱乐圈,胡可沙溢这对名夫妻没有高高在上,而是给人一种踏实感。


对话胡可

Q 时下流行说潮妈,或辣妈,那你呢?

A 勤劳勇敢的妈妈。

Q 两个人的相处之道?

A 亲密,但不是无间,需要缝隙,让彼此透气。

Q 你的拿手菜?

A 意大利面,我还喜欢烤饼干。

Q 你的偶像?

A 凯特·温斯莱特,记得她曾为一个杂志拍摄封面,摄影师为了好看,就把她凸出的小腹修平了,她一见,很生气,说:“为什么要把我的小腹修掉。”听到她这样的话,我认为她很真实,内心很强大,我渴望做这样的人。

Q 他的作品,你印象最深的是?

A 我喜欢他在《青盲》里演的那个徐行良,不过白展堂最适合他,因为他就是那种贱嗖嗖的感觉。


——《家人》2013年第6期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《家人》:别太迷信“关系”的力量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《家人》:谁能永远只爱你一人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《家人》杂志

定位:国内第一本家庭婚恋时政杂志。 宗旨:思想性、新闻性、人文性、引领性。 理念:有用、有趣、有品。 特色:从时政角度关注报道家庭婚恋。 出版日期:每月1日 定价:5元/期,60元/年 投稿邮箱:08jiaren@163.com QQ:121588306 电话:023-88739257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青枫北路30号凤凰座C 6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